语言互换

纽约华人灭门案揭移民艰辛生活(图文)

2014-01-12 21:20:26 来源:万维读者网 浏览次数:0 网友评论 0
敬请注意: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,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!


 纽约华人灭门案揭移民艰辛生活(图文) 

 
  李巧珍及其子女Amy、Linda、Kevin及William。
 
  卓依林的二女儿是最后一个下葬的。在她下葬前,她的姐姐、大弟和幼弟William已经下葬。William还只是个小婴儿,他太小了没办法单独安放于一个棺木,只能和妈妈一同安葬。
 
 
 
  美国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家人长埋于美国的土壤下,如今卓依林对此地再无恋栈。卓依林20年前从中国一个小村庄来到美国纽约布鲁克林。今年12月初,他离开了这个第二故乡返回中国。
  在他登机飞回中国数小时前,他表示作为一个父亲,只希望能看着子女长大成人。如今他的孩子们都去世了,妻子也离开人世,他不会再开心了。
 
  卓依林有四个子女,大女儿Linda今年9岁,二女儿Amy 7岁,儿子Kevin 5岁,而William仅有1岁。今年10月末,有人发现四个孩子和母亲李巧珍(37岁)被刺死于纽约布鲁克林的家中。警方随后发现一名与这家人同住的表亲在现场,且衣服上溅满了鲜血,身边还有一把很大的厨房用刀,便将此人拘捕。
 
  纽约很少见到这样残暴的家庭凶案。这位表亲向警方表示,他没有安全感,生活也不稳定,无法成家立室,感觉自己很失败,因此导致犯罪。
 
  福建省福州市附近村镇有数千家庭移民美国,过着贫苦的生活,卓依林一家是其中之一。
 
  一抵达纽约,人们就坐上公交车前往中式外卖店找工作。这些外卖店在高速公路两边及小镇的商场中,西到密歇根,北到缅因,南到乔治亚。
 
  美国的中餐厅是福州人聚集之处,约有50万人。正如他们之前的几代移民一样,他们每天长时间工作赚取卑微的薪水,希望他们举家移民是值得的。
 
  今年41岁的卓依林便是其中之一,而他的表弟陈明东(25岁)也一样。他们各自走上不同的道路,卓依林本来生活逐渐好转,而陈明东如今被指控谋杀。二人的经历暴露了这个华人小区的现实:生活负担沉重,日子穷困潦倒,除了少数幸运儿,其他大部分人永远无法改变这种境遇。陈明东在QQ空间中将所有的烦恼公诸于众:压力太大,路太难行。
 
  除了中国媒体之外,对于死者和卓依林及陈明东的报道很少。陈明东如今正等待召开听证会,就其精神状况是否适合接受谋杀罪审判进行研讯。
 
  两表兄弟都是年纪轻轻便离家来到纽约,在餐馆里洗盘子做侍应,改善生活的希望微乎其微。但卓依林有幸建立卑微的事业,并组建了家庭。
 
  卓依林拥有并不多;而他的表弟每天挣扎度日,一方面嫉妒表哥,一方面自感绝望,最后在一夜之间毁了表哥的人生。
 
  陈明东一再失业,几乎被递解出境。去年10月,他搬来同卓依林一家同住。他既赌博又抽烟,李巧珍曾向亲戚提起,陈明东行为异常。在谋杀案发生几天前,陈明东还与孩子们吵架。
 
  10月26日晚,李巧珍打电话给在中国的婆婆,说陈明东有把刀。当忧心忡忡的亲戚去到她家、卓依林也赶回家中时,一切都太迟了。
 
  陈明东被捕后不久,据警方称陈明东表示自2004年到达美国后,似乎每个人都比他过得好。
 
  陈明东及卓依林的家人向亲友借了几万美元,支付给蛇头,将二人偷渡到纽约。
 
  二人不谙英文,可以选择的工作不多,但仍然有机会可以供养家人,偿还偷渡所欠债务,资助移民的亲戚,并组建家庭。
 
  餐馆员工之间流传着两个黑色笑话。这些员工表示,福建人有三个头──蛇头、炉头和枕头。他们乘船或飞机来到美国,做饭、睡觉、醒来再做饭。一份工作可持续几周至几年。
 
  另一个笑话是「卡车店」,即指绿卡、汽车及店铺。这三样是年轻男性考虑结婚之前必须拥有的。但为未来存钱之前,他们必须要苦干多年以偿还偷渡所欠债务。这笔钱可达8万美元。
 
  郑先生(音译)今年31岁,他来美国后在十多家不同的餐馆工作过,后来在布鲁克林唐人街中心开设了一家职业介绍所。他表示,工作就是人生的全部,他们别无选择。
 
  他表示,偷渡来的移民认为只要努力工作,便可拥有自己的餐馆或一处房子。
 
  他说,他们所追求的与他们的生活完全不同。这便是美国梦:就是这么简单。
 
  卓依林12岁的时候,父亲便去世了。他21岁时,支付了4万美元偷渡到美国。
 
  2006年,卓依林在纽约皇后区一家外卖店Best Wok里负责炒菜。后来由于他在纽约难以择偶,他的母亲便撮合了一位朋友的女儿,也就是李巧珍。
 
  随着子女陆续出生,卓依林更努力工作。由于他知道自己抽不起烟,因此也从不抽烟。朋友约他晚上出去玩,他也拒绝。他还存钱帮助一位兄弟偿还偷渡所欠债务。
 
  皇后区东部离他家颇远,为了节约时间,他像外地工人一样,同其他员工居住在老板提供的一个房间中,仅周日回家。他一天工作12小时,下班时已经午夜。他便与其他员工一起看中文电视,或者与家人视频聊天,然后上床睡觉。
 
  过了一些时间,夫妻二人有了一些安全感。两年前他们还清了欠蛇头的债务,二人均获得了合法身份。其他人将子女送回中国,而李巧珍留在家中照顾四个孩子。二人将所住公寓的一部分租给亲戚,全家人挤在余下的两个房间。
 
  去年秋天,陈明东来二人家中时,他刚失去在芝加哥的工作。二人为他提供了食宿。
 
  陈明东16岁时来到美国,工作一直不稳定。据陈明东多年朋友Tony表示,陈明东在失业期间,在非法老虎机店中赌博并抽大麻。陈明东经常焦躁不安,每当输钱便会用拳头砸机器。
 
  陈明东总是身无分文,几乎没有收入,令其家人不以为然。他的父亲陈一祥(音译)向蛇头支付了近10万美元,如今仍欠债约5万美元。身在中国的陈一祥表示,永远也见不到儿子了。他如今处境比儿子更惨。思绪一片混乱。
 
  最近几年,福建移民潮已放缓。纽约市立大学柏鲁克分校(Baruch College)的人类学家肯尼思.盖斯特(Kenneth Guest)研究纽约的福建移民。他表示,这些人在家乡可能一年赚2000美元,而偷渡美国在餐馆打工每月能赚1500美元或3000美元。因此纽约仍对他们有很大吸引力。
 
  在多家职业介绍所,人们细读墙上黄色的便利贴。每个便利贴列出一份工作的数据,包括月薪多少及餐馆的电话区号。对于许多人来说,工作所在城市和州份并无意义。他们了解的是那些数字的含意:高速公路出口、电话区号及返回唐人街所需时间。
 
  在休息的日子或失业的时候,这些人便返回纽约。一些人住在公寓的隔板间,可能同六个室友共享。其他人则与亲戚同住。有些人不太幸运,须支付几美元在网吧过夜,一直打着游戏,直到睡着。
 
  Tony表示,尽管陈明东没多少钱也没有绿卡,他几年前也订婚了。但他按照惯例付了聘礼之后,新娘却消失了。根据布鲁克林的福建人习惯,支付聘礼是结婚的先决条件,礼金可达5万美元。陈明东的遭遇是典型的骗婚个案,让他遭受巨大打击。
 
  2012年8月,陈明东在QQ空间里写道:「看着别人一个个的结婚,为何我自己感觉这样孤单?我只想大声喊出,我爱你。」
 
  在这种情况下,陈明东的焦虑和抑郁情绪一发不可收拾。美国布鲁克林华人协会会长Paul Mak表示,在华人小区中,精神病被认为是可耻的,大家并不太理解这种病症。Paul Mak最近在卓依林子女所在学校,组织了一系列心理健康讲座。
 
  陈明东的律师丹尼尔.艾迪(Danielle Eaddy)表示,陈明东已进行精神评估。
 
  关于陈明东是否合适受审,相关听证会将于1月举行。
 
 

[错误报告] [推荐] [收藏] 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  • 验证码:

每周新闻,信息E-mail订阅

跟踪我们的近况